2019年04月25日星期四农历己亥年(猪)三月廿一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点击可以刷新验证码  
收藏本站 繁體版
  • 首页
  • 单位概况
  • 新闻中心
  • 地质勘查
  • 经济发展
  • 产业建设
  • 党群工作
  • 廉政建设
  • 地勘文化
  • 质量安全
  • 综合管理
  • 七五普法
  • 您的位置:首页 >> 地勘文化 >> 地勘文化
    地质人的山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  发稿作者:局办公室   ‖  发布时间:2019年1月3日  ‖  查看308次  ‖  

    我喜欢山,不同的山有不同的美。华山,正如张乔的“谁将倚天剑,削出倚天峰”,有着群峰挺秀、壁立如削的险峻之美;武夷山,则是因得水而奇秀甲东南;天山,或许远观才能体现它的震撼与美丽,所以有人站在夷平面上欣赏天山辽阔的风景;封为“中华第一神山”的昆仑山,从伟人毛泽东“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这首诗词中就可领略到它磅礴的气势,同时承载着女娲补天、嫦娥奔月、精卫填海等神话的昆仑山,又多了一种让世人不解的神秘感。

    来自平原的我,本与山无缘,于我而言,这些山仅仅是电视中郁郁葱葱的富饶之峰、云中若隐若现的神秘之躯,那时,山在梦里。真正看到山感受到山,是在上大学之后,那时年少的心总在家乡之外,而我的多了定语——有山的家乡之外。在选地质专业之时我便与山有了不解之缘。自后,山在身边。

    常听人说,从事地质行业是旅游、亲近大自然的最佳行业,6年的野外生活,让我足以有理由去反驳说类似这些话的人们。在旅行者眼里,山是震撼人心的绝世美景,旅行者用相机用画笔用诗词记录它、赞美他。而在我们地质人眼里,山的价值在于它赋存的矿,我们是用地质报告、图件、图表来体现对山的亲近与热爱。

    我们无暇在秀美、壮观的夷平面上,拿着带支架的高端相机拍摄那时那刻的自然风光,我们或许正背着测绘三脚架和仪器、背着满载样品的地质包,看着美景,我们会觉得步伐瞬间轻了,边用满是尘土的袖子擦着汗,边哼着小调。我们也会看大家都累的快走不动时,席地而坐,排成一行探讨今天找矿线索新发现的背影是另一种最美的景色。

    我们无暇去细致的观赏这座山看起来像什么,然后起一个优雅的名字,为它题诗,我们要赶在太阳下山前,高质量完成这条线路的填图和采样工作,否则就无法在天黑之前与其他小组成员汇合,那样,等待自己的或许是迷路。诸如迷路人饥寒交迫的身躯拖着绝望无助的心、同伴们全体出动焦急地漫山遍野地呼喊的故事,我们听到的不少,在我们更加无心欣赏眼前这独特的山之下,心里还泛起一阵阵感动和暖流,在这杳无人烟的深山中,地质人早就把彼此当成了亲人,我们相互爱护、相互关心、相互信任、相互鼓励。

    我们无暇驻足观赏在陡峭山崖上倾泻而下的瀑布和感受轻纱般飘荡而来的水汽,我们或许正在焦虑从哪个方位可以攀爬过眼前的这座山,因为我们的工作地点在这座山的背面,如果翻不过这座山或绕过去,到达工作地点可能已经到下午时间了。为了翻过眼前的这座山,我们踩着同伴的肩膀攀爬陡坎、用地质锤刨出小台阶是常用的技巧,每天徒步二十几公里,在增强体魄的同时,也锻炼出我们坚韧不拔的意志力。

    我们无暇在茫茫戈壁滩上等待日出在广阔的大地喷薄而出的样子,我们要赶在地表温度60多摄氏度之前完成实测线路及地表碎石捡块取样;我们也无暇等待日落像一个大火盘距离自己很近的亲近感,我们要在天黑前赶回驻地,因为听到过太多关于黑夜里在戈壁滩上总是转圈走的故事,谁也不想亲自试验一下。

    我们无暇在晚饭后散步于山脚下享受夕阳之美、无暇在雨中打着雨伞亲临雾蒙的山间感受仙境、无暇在河流两侧搜集河水冲刷而成的美石怪石,我们要充分利用这些时间,整理每天野外测制、编录的各类信息,绘制图件,分析地质现象,根据实时成果研究部署下步工作……

    这就是地质人,身在山中景,心在山中矿。

    正在吃饭的我们,接到钻探打到预期岩心信息的电话,会立马放下碗筷,驱车赶去查看,兴奋劲不比喜得贵子小。常常小搬家的我们,途中趟河而上、大雪天烧水做饭、小帐篷被狂风掀翻的困境时有发生,但没有一个人退缩,因为我们心里装的是找到矿的坚定信念;习惯了出野外的我们,认定了只有在山里,才是体现自身的价值所在,才是真正的归宿,我们偶尔也会生病,躺在病床上,也会喊人拿来地质图,自己反复推敲研究,病好点了,第一时间又奔回山里,顿时觉得心里踏实多了。我们家里有事时,也会回家几天,但呆不过两天,心里就着急了,惦记着那个钻孔还没打到破碎带吗,布设的槽探都动工了没,填图进展的怎样了,在家人的抱怨中,回到了山里,没着没落的心也随之安定了,我们打着电话,嘿嘿一声,对家人半愧疚半打趣的说,地质人,注定要与山在一起。

    我们也有那些年的小故事,现在想来或会乐上一阵或会再次毛骨悚然或会再次感动。老一辈地质人在山中遭遇熊袭击,被熊抓破头皮、吓破胆的凶险经历,让我们有着极高的警惕性,牢记在每拐一个弯道之前,都要吼上两声或吹口哨,以防与熊近距离正碰面,我们也会根据地上的脚印或排泄物来判断周边是否会有凶险动物,时刻做好各种准备。在海拔4500米以上的山里,一天中即可领略到四季的变换,清晨零下10摄氏度哈气成霜的刺骨、上午乌云密布、狂风发作之后雷阵雨的洗礼、中午岩石已被暴晒得烫手的炎热、傍晚被肆意飘散的雪粒所充斥的混沌大气。在这样恶劣气候的考验下,我们已经习以为常,对一天之内就成了“土人”也见怪不怪了,倒是觉得“远看像逃难的,近看像要饭的,仔细一问才知道是搞地质勘探的”这一诙谐比喻太形象了,几天之后,大家在一起,有人会问,这是什么味道馊了。全帐篷的人闻来闻去,大笑着对发问的人说:哥,是你身上发馊了!

    我们注定与山在一起,尽管我们的艰辛与执着,不一定换来的都是矿,但我们无怨无悔,依然勇往直前,坚持不懈,

    我们坚信我们的找矿梦一定会在山中实现。

    (一勘院  邢利娟)

                  
    上一篇: 野外手记•八宝山篇
    下一篇: 观《流浪地球》有感
        返回顶部↑
      主办单位:青海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 地址:青海省西宁市海晏路77号12-15层
    邮箱:qhsdkj@yeah.net 联系电话: 0971-6116425 传 真: 0971-6146103
    网站标识码:6300000056 青ICP备09000248号-1
    青海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严禁 转载
    本站最佳浏览效果:1024*768分辨率/建议使用微软公司浏览器IE6.0以上  
    后台管理登录
     
    | Copyright Right©2008-2014 Ningzhi.Net Powered | By:Nzcms v4.8.5 | 289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