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7月21日星期日农历己亥年(猪)六月十九   收藏本站 繁體版
  • 首页
  • 单位概况
  • 新闻中心
  • 地质勘查
  • 经济发展
  • 产业建设
  • 党群工作
  • 廉政建设
  • 地勘文化
  • 质量安全
  • 综合管理
  • 七五普法
  • 您的位置:首页 >> 地勘文化 >> 地勘文化
    我家的过年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  发稿作者:局办公室   ‖  发布时间:2019年3月6日  ‖  查看343次  ‖  

    又要过年了,这两天着重想的是如何安排好年夜饭。昨天准备去东光买点韩卤肉,拟给三十晚上的喝酒有个下酒菜。可惜卤肉店己经关门,他们也要回家过年去了。我倒不是说下酒菜非卤肉不可,而是每当过年吃到卤肉,尤其是猪头肉,感觉在家过年的味就浓了。

    在我小的时候,家中过年总要做一些卤味菜,尤其是肥瘦相间的猪头肉,是家中所有人的最爱,这道莱也成为家中过年的必备菜点。我们那时过年吃成为最重要的一件事了,物资的极度短缺,副食品配额制,想过一个好年就得早早准备。

    一般来说,进入腊月就开始过年的备战。那个年代能过稍微丰盛的年,要具备两个条件,第一,要有良好的外部关系,特别是商业口中副食品供应要有较硬渠道,否则只能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好在父亲当时在政府做事,还有一点面子,能弄到一些当时所谓的紧俏商品;第二,家中要有个好的手艺人,刚好母亲自幼从四川长大,川菜的一般做法略知一二,于是做吃的也就不是什么难事。

    在我的记忆中,过了腊月初八,家中就开始忙活了,两件事最累人,一是要把压的冬肉拿出来解冻消冰,有牛肉、羊肉、猪肉还有青海湖的湟鱼,家庭条件好的可能有一两根带鱼。那时的年货鲜物用大洗衣盆一泡就是一盆,一洗基本上是一天。这项工作主要由我来做,包括剁肉馅,切块等事宜,而技术含量高的则由父母亲来完成。

    泡洗猪头,这就靠父亲来做。通常准备的工具有这么几件,一件是带刮刀的猪毛摄子,一个捅炉子的火钩,另一个是可溶解沥青的铁皮盒。烧一盆水把猪头泡在里面,一边用刀刮洗一边将粗大的猪毛用摄子拔了,当表面的粗毛拔尽,就用滚烫的沥青浇在猪头表面,将一些细毛用沥青除去,最后用烧红的炉火钩,在猪头的嘴角旁边、耳朵眼、鼻孔等部位处理难以清除的毛发。这只是洗猪头的第一步,第二步是剥猪头肉。那时家中一般就是一把菜刀,沒有什么剥骨刀、剥皮刀。剥猪头讲究的是将整张猪头皮完整剥下来,整个猪头骨碎肉不多,头骨完整,不得斧砍刀劈,到这时才能说清洗工作完成。我的父亲在单位是一名工作骨干,在家中也是操持家务的能手。每每所清洗猪头是那样干净整洁,足以让我们佩服。剩余的烹饪煎炸还是卤煮,就全靠母亲来做了。到了腊月二十三小年后,母亲基本就围在锅台转。那时,母亲还开了个缝纫铺,白天要赶制隔壁邻居的衣裤,晚上要准备过年的食材,真的十分辛苦,当时我们还小,不十分清楚那时的艰辛。而今每每想起这些,双眼就充满了泪水。

    炸馍馍是过年最基本的面点,过年的味道就是从炸油花开始。当时,在头天晚上就要合好面,并让面醒一晚上发酵,第二天才开始做馍馍,每年我母亲要请陈文兰阿姨来帮我家做油条、翻跟头、花花和撒子。到我家后,帮母亲揉面做好面剂子,陈阿姨要休息片刻,半盘着腿坐在椅子上,悠然吸罢一支海河牌香烟后,索性从大竹扫帚中抽出几支质地较硬的竹签作筷子,开始炸制各类面点。炸制面点要一整天时间,家中准备了大小纸箱好几个,装满一箱就放到煤房中,正月里每天早餐和零食就全靠油炸的面点。现在看来,这些油炸面食就是今天商场出售的点心。在当时若谁家的油炸面食好,那出门就倍儿有面子了。

    做好了面食制品,就开始卤肉、卤鸡蛋了。正菜大部分就靠卤猪肉、牛肉,炸肉丸、炸湟鱼了。新鲜蔬菜是基本见不着,冬储大白莱、萝卜、土豆、淹酸菜是标配。偶尔有一点新鲜莱,那也只能在年三十晚尝个鲜。若从兰州带来韭黄包饺子,那可算是过了肥年。

    母亲善于做家务,她早年就自己煮制了老卤汤,每年春节的各式卤肉、卤蛋就来自这个老卤汤,卤猪头肉那自然也全靠它了。卤肉程序还是繁杂,先是要用清水汆一下,除去血水,然后才能下卤锅卤制,卤制过程中,火不能太大,以免煮糊了,又不能火太小煮不熟,火候要拿捏到刚好,卤煮好了后,要端下火炉浸泡一晚让其进味。这之后,又香又嫩的卤肉才能上桌面。

    在我看来过年真正的意义,是过年的准备过程。准备的时间越久,家的味道越浓,年味也就足了。一家人的共同准备,一家人的共同辛劳,就为这年三十团聚的日子。我想母亲做的梅菜扣肉了,我想吃父亲操持的猪头肉了。

    俗称过了腊八便是年,多年了很少在西宁过年,今年的腊月初八我和志芳特地到父母亲的坟前一起过了腊八。今天早上锻炼,看到往日天府大道车来车往,而在这年三十却是路宽人少车马稀,这南来北往的人已踏上返乡的路了,回家团聚享受父母那家味浓浓的年夜饭。由此感怀做此文纪念我的父亲母亲。 (张元青  于己亥猪年腊月三十)

                  
    上一篇: 观《流浪地球》有感
    下一篇: 情系青海
        返回顶部↑
      主办单位:青海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 地址:青海省西宁市海晏路77号12-15层
    邮箱:qhsdkj@yeah.net  联系电话:0971-6116425  传真:0971-6146103
    网站标识码:6300000056  青ICP备09000248号-1

    青公网安备 63010402000532号


    青海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严禁转载
    本站最佳浏览效果:1024*768分辨率/建议使用微软公司浏览器IE6.0以上  
     
    | Copyright Right©2008-2014 Ningzhi.Net Powered | By:Nzcms v4.8.5 | 2896 |